灿烂初夏风

病娇控变态

自打我进宫以来系列——

※这个好像刷的挺火的

【色松】

自打我装逼以来啊,就独得一松恩宠

这酷炫boy三千,一松啊就偏偏宠我一人

于是我就告诉一松一定要雨~露~均~沾~

可一松非是不听呢

就打我,就打我

这叫brother情何以堪呀~

(只有你愿意让他打,不打你打谁)


【速度】

自打我撸管以来啊,就独得小松哥哥恩宠

这魔法少女三千,小松哥哥啊就偏偏宠我一人

于是我就告诉小松哥哥一定要雨~露~均~沾~

可小松哥哥非是不听呢

就宠我,就宠我,还帮我撸管

这让正直的我情何以堪呀【严肃脸】

(小松:轻松早泄斯基!!)


【末松】

自打我智障以来啊,就独得托蒂恩宠

这神经病人三千,托蒂啊就偏偏宠我一人

于是我就告诉托蒂一定要雨~露~均~沾~

可托蒂非是不听呢

就宠我,就宠我

这让十四松情何以堪呀

(这件事教育我们:腹黑斗不过天然黑)

————————

末松写的不太好可能是不太熟悉

关于小松他们穿越到异世界的故事

※半复古半网游半宗教松设定








当小松六人知道要穿越到异世界的时候,一开始他们是、是拒绝的

傻逼的系统音响起:“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妈的智障(手动再见)

他们彼此看了一眼,带着关爱傻子的眼神笑了起来。几秒钟后又不约而同的停下,一个个发出杀猪般(雾)的叫声

“我小钢珠刚刚赢钱了啊!”

“喵酱的演唱会!!”

“我还在和可爱的女孩约会呢!!”

当小松拿轻松的袖子擦眼泪鼻涕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一松冷不丁冒出一句:“不觉得少了谁吗。”

这句像是问句但语气肯定,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于是他们开始查看这个刚刚和自己的脸做了亲密接触的死胡同。发现了身后一堵墙上挂着昏迷不醒的空松。

小松饶有兴致地看着空松,掏出匕首朝他扎了两下

“HP-10”

“HP-12”

空松头上冒出两个大大的红色的数字,小松撇了下嘴角:“什么武器嘛,真弱。”

轻松则是一贯的严肃样:“哪有一上来就先对自己人动手的啊?!?!”

“头好痛…”醒来的空松扶着脑袋,从墙上跳下来

“空松哥哥醒来后会痛的是我们吧w”

“我好像看见十四松了。”空松揉了半天头之后蹦出一句好像经过深思熟虑的话

“他…在飞,”空松点了点头,“嗯,在飞。”

突然没人说话了,现场的气氛在寂静中带着一丝诡异

“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不知是谁打破沉默,但这是五个人心里的共同想法

面前凭空跳出的显示屏提示道:“请出胡同后左转领取任务”

出于对这个未知世界莫名的敌意和寻找十四松,每走一步都显得格外沉重,尽管空松努力想说点什么缓解尴尬,最终也没能开口

湛蓝的天空下突然冒出来欢快的BGM,众人转头便看见了任务地点星爸爸。

等下为什么会有星爸爸,世界观都喂狗了?!?!

“托蒂,是你吗?”和椴松一起工作的小幸在柜台前招手,蓝色名字上出现了感叹号

“你的手机忘拿了。”椴松面前随即显示『已领取道具:手机』

手机屏幕上只有一张照片,大家围在一起看照片上蓝的发绿的天以及中间那个醒目的黑点,椴松起初以为屏脏了,怎么扣都扣不掉后放大才发现黑色的轮廓像是十四松

十四松真的在天上飞

“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上天找十四松。”

众人对一松淡定过头的说法一时难以信服

接下来他们迎来了异世界第一次打怪体验

地面开始剧烈摇晃起来,一声巨响之后,从地面的裂缝中忽然钻出一只小怪兽(对名字就叫小怪兽),霎时雷电交加,什么冰啊火啊特技全放出来了

无视了几个惨叫着逃跑的NPC,小怪兽抓住头上的闪电向地上玩儿命疯砸

小松试着捅了一刀,很悲催的冒出了
“HP-1”后大喊“主角不是都能开外挂的吗!!”结果被小怪兽摸了一下只剩下一丝血

面对这种级别的,慌乱中的五人也顾不上配合了,丢完了技能就跑

逃跑过程异常精彩

“托蒂你打到我了!!”

“抱歉手滑w”

“空松你没事吧?”

“我是多么罪孽深重的boy,怪兽对我进行了爱的鞭策。”

“其实我想说是一松打的。”











终于跑到了临时避难点教堂

『提示:进入个人领域,空松全属性增加200%,持续时间100分钟』

“太好了空松,你现在就去放个大招把怪兽干掉。”

阴暗的教堂看不清空松的表情,一松看他一直没动,刚想拍他却拍了个空

空松走到众人面前“我…也要走了”他们才发现空松的身体开始虚化,几乎与身后黑色的十字架融为一体

直到空松消失在了空气中时,众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事件的走向稍微有些大条了。
——————

后期还是忍不住走了悬疑

怪盗自杀事件

只写了一丢丢还是发了上来想迷题什么的头都要炸了
这篇只是自我娱乐の痛苦の伏笔
【1】
事发突然,我不得不踏上寻找空松尸体的旅程。是的你没看错,就是上篇还在生龙活虎上蹿下跳的空松的尸体。至于他为什么莫名其妙就死了……这很重要吗?!我们是推理文我只是负责解谜的而且我相信空松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狗带


【2】
几天前结识了整天满口不标准的英文痛死人不偿命的空松,阻止了一起由于家庭问题导致父亲杀了母亲所以就以自杀式的爆炸毁了父亲的游戏厅,还要把自己父亲和其他亲戚也一起炸死的惨案。关于最后的密码为什么是30这一点也很好解释,是因为第一次接触游戏机赢了30元的游戏币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3】
那件事发生在一个小时前……

空松拿着一把小刀优雅的削着梨,不经意瞥了一眼桌角的信:“现在的人越来越贴心了,知道我家没有水果刀还特地送过来。不要害羞嘛,出来让我虏获你的心!”
我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拳

一起床就看到这封信被刀子钉在客厅的那副莫奈的《持阳伞的女人》上,受到惊吓的我立刻上楼叫醒空松还get到他“同居第一天就这么心急可不好哦”我承认是在同居,这种话被空松说出来真令人不爽。这家伙看到刀之后的反应让人更不爽

“不快点看看那封信吗?”
“这没有必要哦,内容我已经知道了。”

他拿出手机递给我,内容是一则新闻,时间是今天早上七点。放了几张珍珠项链的图片后出现了标题『怪盗killer继太阳石后再次出手』原来图片中的项链在凌晨1点被盗,由于项链是英国女王捐赠于博物馆,关系到国家政治,已经派出代表同英国交涉。

怪盗killer……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人

“killer……”我反复念着这个关键词
空松拿过手机:“也难怪你不知道,毕竟还是学生。killer是全世界通缉的怪盗。几年前活跃于英国,近期转移到日本。托他的福,我也在英国呆了几年。”
“走吧brother,看来今天有的忙了。”空松把信撕碎扔出窗外。

【4】

来到被封锁的博物馆,展品外面的玻璃打碎了一地。

空松蹲下身捡起一块玻璃碎片:“这种玻璃不是很锋利。好像比其他种类的玻璃厚一点。”随手放进了口袋。
我也捡起一块看起来相似的碎片在指尖轻轻一划,却划开一个口子,暗红的血细细的流了出来。

空松看到后眼神流露出一丝慌张,走过来说:“怎么突然受伤了?”说完按着伤口帮我止血。
可是血好像流不完似的,松开手后还是会不断涌出。“可恶,”空松看着四周“让那家伙闻到血的气味可就糟了!”
话音刚落,周围发出了枪响声,好几个展柜的玻璃被打碎。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那是和照片上一样,戴着面具,隐藏在宽大斗篷下的——怪盗killer。
【5】
空松挡在我前面,目光紧锁:“太阳石已经给你们了,还不打算放过我吗。”
“好吧,我投降!”空松举起双手走到killer面前。转头对我说:“你快回去吧,不要告诉警察。”


killer举着枪的手并没有放下而是再次瞄准了我。我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扣动扳机的声音

几秒后,killer带着昏迷的空松离开了


我才意识到

自己有多么……弱小


–––––––––––––––

果然侦探还是离不开怪盗呢!

中二侦探空松先生!

这个月成功勾搭了默雨大大好开心 (*^▽^*) 所以一定要发篇文来庆祝

基本是走逗逼向,后期会有那么一丢丢剧情

想迷题什么的我已经炸了

ichi视角+吐槽

看了几遍一松事变后发现一松更适合吐槽,内心世界丰富,只是不善于言表

画风诡异有把ichi写成了choro的赶脚

有人能坚持看下去我就满足了







【恭喜你中奖了,奖品是:空松】

某公司昨晚11点左右发生了一起密室杀人案,死者C在办公室被刺数刀,失血过多而亡。通过调查,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分别是A、B、D三个人

『职员A和B同时追求公司的经理C』

『案发5天前A向C告白』

『A进入公司之前是C的私人医生』

『在B的电脑发现了一封匿名邮件,内
容为:事成之后,我会给你打两百万』

『D和C在工作上是竞争对手,互不相让。和B有暧昧关系』

请根据以上提示推理出凶手

正走在上学路上的我在论坛上偶然看见了这个置顶的帖子『爱的测试:来试试推理题吧(`●__●ˊ) 』,又二又痛的标题还要配上颜文字把我深深雷到了,点进去一看,内容却意外的很正常,不……应该说是……和大部分推理小说的内容相似。

这样的推理题对我来说不算难,毕竟我可是阅尽天下推理小说,看了700多集柯南,玩了100多种密室逃脱游戏的人。啊对了,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虽然我是主角。什么,你还是想知道我的名字?不不不,我最多只能告诉你我喜欢猫而已!……怎么不问下去了?真拿你没办法,我叫松野一松,是个推理迷。不过从表面上看只是个死鱼眼。

可能是为了防止无脑跟风,答案要通过私信发给这个叫『风流浪子』的摊主。我仔细分析了一下,既然这个B和别人有暧昧关系的同人又在追求上司,那证明B是『绿茶女神』这种类型的人,不会因为追不到就去杀人,反正选择多的是。D和C是竞争对手,又和B搞暧昧,那很可能因为B在追求C从而去追求B,也不会轻易的杀了C。这么一排除的话只有A的可能性最大了。
我把结论发了过去,关上了手机。
路过经常去打小钢珠的游戏厅发现店外停了好多警车,我没兴趣参与这档子破事,直接无视。

“听说了吗?游戏厅昨晚失火了,引起了爆炸。你没看连门都炸没了。”

“真的假的?!没人受伤吧?!”

“……店内不清楚。附近的居民楼都没事。”

听着路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讨论这件事,我也走到了学校,接着,看到了很傻逼的一幕

有个人正在校门的顶端挣扎,准确来说,他的衣服挂在了上面。那是棕色格子相间的风衣,很经典的福尔摩斯风。
再看那家伙的脸让我彻底傻眼,……他居然和长得一模一样啊啊啊!!!

好在周围的同学都在看这家伙的热闹没有关注我,不然他们就会看到两张相同的脸在大眼瞪小眼,不对,眼睛也是一样大的。

伴随着撕拉——一声,他从将近两米的校门上掉了下来,不偏不倚的砸到了我身上。





【一闪一闪亮晶晶……那是空松的眼睛】

这时上课铃响起,同学们都跑向教学楼。唯我俩静静伫立,一动不动。
我是不能动,这家伙……看起来是想……装完13再动

“Oh my dear brother,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的爱之火苗已经快要冲破胸膛……”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迅速站起来强忍着用火箭筒轰他的心情走了。

“诶诶诶!brother等等,”他跑到我面前:“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只有我们和警察知道。”

于是这个自称寂静与孤独的大侦探空松的男人带我来到了游戏厅,就是上文提到的爆炸了的游戏厅

看着满目疮痍,遍地狼藉。再看看身边的空松,长得像就算了连名字都撞,风衣被撕破了之后,我不得不面对两张和我一样的脸……他居然把自己的脸印到了背心上!神啊!我的肋骨要断了!谁能来把这家伙带走吗?不怕他痛死地球人吗?!

“来这里要干嘛?!”我揪着他的二货背心:“臭松我现在十分想打人!”

“冷静brother!我们当然是来找寻爱的蛛丝马迹……”

“说人话!”

“……来找线索”

“这里被烧的这么黑怎么找?!”

“可是有些东西是烧不掉的,比如——你看”

他手里拿着一截电线

“这个切口很整齐,很显然是人为的。电线被剪断后漏电造成的失火。”

“好了这下我案子的头绪我已经全部整理清楚了。”

好快!才看一个东西就想出来了!我一瞬间居然觉得臭松有点帅……这一点我很不愿意承认。

“那么接下来,有一个小问要ask you——”他打了个响指:“如果,我是说如果, 你是犯人, 你放了火之后会怎么做呢?”

“还能怎么做?就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吧。”电线我根本用不着拿剪刀剪,猫化之后的利爪直接手撕机器都行。

“确实大多数人都会逃走,然而在现场发现了两个已经炸成了两半的锁,就意味着——”

“凶手放了火之后不打算走吗?”我恍然大悟

“bingo——”臭松做了个开枪的手势
“自杀式爆炸,可是犯人的动机是什么?”

“从锁里就能找到答案。”
臭松把锁给我看,上面刻了两个字——父与母。

“还有在现场发现了没有烧完的日记本,残留的一页上写着:不想继续这种生活……不难看出犯人是因为家庭原因,因为太想得到母亲的关爱,所以选择抛弃父亲去了另一个世界,但愿在那里他们能相遇。”

我对人的感情没有多大兴趣,看臭松为别人感到悲伤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堵着。

为了平复这种心情,无意间转头一看,发现门口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向里张望

“谁!”我立刻跑上去,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脚边有一封信,”臭松拆开信:
『相信你们现在已经把案件破开了,那么是时候该开始游戏了,用那孩子父亲的性命做赌注。这是那孩子托我给他父亲送的生日礼物……』

我眼睛一扫,捕捉到了生日礼物这个关键词。

“走吧!去他家,”空松起身把手里的信揉成一团攥在手心,“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进击的迷题】

再去的路上,空松给警方打了电话说明情况,犯人的家门口也停了几辆警车。
进门后发现玄关那里躺着一个中年男子,空松蹲下来查看,我跑到犯人的卧室里看到墙上到处写着——shooter
——狙击手!

“趴下!”

耳边听到有玻璃被打破和子弹飞过的声音

“没受伤吧?”

“没事……那人怎么样?”

“暂时昏过去了,没有生命危险。”
他从床底下摸出了一把手枪,上面刻着名字——shooter!:“这把玩具手枪是他父亲送给他的第一个生日礼物,”他把弹匣拆开,里面装着纸条——

『不要心急,慢慢来,你们还有两个迷题。』

“狙击手……机枪……有机枪的地方除了训练场还有……游戏厅。”

“游戏厅不是被烧毁了,还去那里干嘛?”

“既然暗示游戏厅,就一定会留下线索。”

我们又回到了案发地点,果然走了新发现,在一台机器的残骸上贴着纸条——

『系统维修中,还剩三小时,请耐心等待。』

“意思是说时间还有三个小时吗?”

“不,”空松摇了摇头“我调查到那孩子的亲戚开了一家咖啡店,每次放学后都会去哪里等父亲来接。”

咖啡店离这里不远,在一条人烟稀少的巷子里。

有个人从门口走了出来:“你们是来解谜的吗?”

“是的。”

“那么……请看……最后的迷题”他用颤抖的手拉开外套,电视剧里很常见的一幕上演了——

定时炸弹。

『恭喜你,系统更新失败,请投币』

……维修失败为什么还要恭喜?!难道要往炸弹里投币?!

看着这神一样的迷题,我脑海中一片空白。

空松抬起了手艰难的在键盘上按了几下
炸弹的秒数还是飞快的走着……3秒……5秒……10秒……炸弹……停下来

停下来了!!!

迷题全部解开,凶手的阴谋也消失在幕后。空松去医院把30元游戏币给了那孩子的父亲。






【跟这货在一起我会被痛死的】

“当时你怎么知道密码是30元?”

“是幸运女神维纳斯指引着我用爱化解每一个迷题。”

“臭松……”案件结束后这家伙又变成『肋骨杀手』

“brother,来当我的助手,我们一起破案好吗?”

“为什么要选我?!”

“当然是因为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呼唤我,追寻着心声的足迹,我遇见了你……”

“诶诶诶!别打我!是因为你答对题了。就是推理论坛置顶的那道题!”

“你就是『风流浪子』!”

“这个名字保持我一贯的帅气风格。”

“神啊……”

其实空松也是有女孩追的

六子高中设定
cp主要速度,色松和末松,开头带一点数字松成分
文笔真心渣(欢迎各位大大指点)
有漏洞请指出,不喜轻喷
最后刷个存在( ◞´•ω•`)◞

一松回到家,卧室里的四人像往常一样。

“十四松今天没去打棒球吗?”他看向坐着一动不动的十四松。

刚安静没一会的十四松立刻站了起来。

“一松哥哥会陪我挥棒吗?”他从身后拿出了球棒和绳子。

“十四松哥哥,还是我陪你打吧。”椴松把一松堆到角落坐下,“一松哥哥坐在这里等空松哥哥回来就好。”

“臭松还真把演剧部当自己家了?!要排练到什么时候。”一松小声嘟囔着。
小松刚想开口,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一定是空松回来了,一松去开门。”

“为什么是我?话说臭松那家伙有钥匙的吧。”

一松下楼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生站在玄关。

女生看到一松,满脸的惊慌失措,小心的低下头“对不起,空松前辈。看到门没锁我就进来了。”

她把我认成臭松了吗。一松心里如是想着。

“怎么了,空松回来了吗?”

轻松和小松走到楼下

“我们回来了。”

十四松和椴松也进了门

五双眼睛直直地盯着眼前的女生。

看到眼前的场景,女生觉得自己震惊的快要晕倒了。

她很快冷静下来,反复提醒自己

“一定是我太喜欢空松前辈,眼睛都出现幻觉了,无视吧无视吧无视吧!”

这么想着,女生抬头看着一松,脸又一下红到了脖子。

“空松前辈,我喜欢你!”

五子集体石化,身边的异性只有豆豆子的他们,打死也想不到,空松是第一个被女生告白的,虽然他本人不知道。

“前辈可能不认识我,因为自从开学后,我一直在住院。等出院的时候已经到了文化祭,我就在那次看到了前辈演的话剧,被深深打动了,话剧结束后心还是不停的跳。然后我意识到——”

“我喜欢上空松前辈了。”

谁也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氛尴尬到冰点。

小松给一松使了个眼色,把早上空松忘记带去学校的墨镜递给一松。

一松带上墨镜,“sorry,空松girl。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是我最重要的brother一松。”怕女生不误会还不忘补上一句“是恋人那种喜欢。”

“和弟弟一起最幸福了!”十四松抱着椴松。

小松伸手揽过轻松的肩,在额头印下一吻“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说着把轻松推到,作势要脱衣服。

面对如此地狱般的光景,女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夺门而逃。

次日,空松回家说“有人给我写信送到演剧部,上面说祝我和四男幸福,真高兴呢。”

“臭松,下次我也去演剧部看你演戏怎么样?”

“brother一松要是来的话,我会比平时演的更好。”

后来听说,那个女生被掰成腐女了。

【一松的恋爱季节】恋情的开始(下)

严重ooc
有漏洞请无视
以上OK↓

马上要上课了,空松上完厕所正要推门,听到隔壁有人开门进去。
“松野老大真可怜啊,现在还被蒙在鼓里。”一个声音阴阳怪气的说道。
“呸!我可从来没把他当过老大,话说我们为什么要向那种自称垃圾的人示好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已经偷偷把我们和松野之间的对话全部录下来了,到时候我再交给主任,说一切坏事都是松野怂恿我们干的,因为他是我们的老大呢!”
“你这招够坏的啊!”
“谁叫他平时不受欢迎,没有朋友,这么轻易就上钩了。总之需要一个替死鬼,松野一松也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忙,不会白利用他的,时后他在学习里一定会出名的,这不也是他的愿望吗?说不定还会因此感谢我们。”
“少自我感觉良好了,谁会感谢你们这群人渣啊?!”
空松听到了响声,回过神来,发现厕所门被自己踢坏了,他只好把门板拿在手上。
小混混吓了一跳,连忙出去看。
“松野一松?!”
“不对,那是他的哥哥——松野空松。”
“混蛋们,把录音交出来。”
“怎么可能交给你?!”
空松挥了挥门板:“那就为刚才说过的话负责吧。”
放学后,空松在一松去喂猫的必经之路上拦住了他,有些话,他必须对一松说。
“一松。”
“让开!”一松有些不耐烦。
“一松!”空松提高了声音,“对不起!”
他抱住一松:“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对你的关心不够,对不起啊!一直让你生活在黑暗中,一定很痛苦吧?!对不起,我们没能让你看到你所拥有的阳光。”
一松推开他:“够了,我要去找我的‘朋友‘了。”
空松拿出录音机,放出了以前一松和他那些“朋友们”的对话,最后还有两个小混混的认错。
“他们打算犯了事之后把这个交给主任,把罪名加在你的头上。”
看着一松不敢置信的表情,空松很心疼,他知道一松的脆弱让他无法接受这件事。
“你放心吧,我已经教训过那些人了。”
一松突然抱住了空松,空松觉得自己肩膀湿了一大片,一松哭了。
“对不起”这是一松说的。
空松也生气了,眼泪也流了下来。
“笨蛋,你没有任何资格道歉的啊!还道歉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啊!”
“一松,我告诉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记住,你的背后,永远有一群支持你的兄弟。就算兄弟们不支持你,你还有我和十四松,就算十四松也不支持你,我也会永远站在你这边,因为——”
“你是我最重要的兄弟啊!”
最后一句话空松几乎是用尽全力喊出来的。
过了许久……
“臭松,背我回家。”
这就是空松第一次背一松。也是他人生中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是两人恋情的开始。

番外1
“话说臭松你好像那时候叫了我笨蛋吧?”
“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呢brother?!”
空松被打晕了……
看着怀里的空松,一松叹了口气,还是这么温柔,你才是笨蛋啊!只属于我的……

【一松的恋爱季节】恋情的开始(上)

初次写文
请多指教
Karagirl一枚
主要写空松和一松高中时发生的故事
严重ooc
有漏洞请无视
以上OK↓

  升入高中后,一松交不上朋友。
  无聊时,只能去学校后面的角落里,那里有几只流浪猫,一松愿意和它们说活。
  那次,一松刚喂完猫准备回教室,偶然看到教学楼之间的巷子里,一个学生跪在地上,几个人围着他,那几个人一松一眼就认出是自己班上出了名的成绩很差的小混混,看这情形是打劫啊。一松不想管这事,耸耸肩,从一旁走过。
一个小混混拉住了一松,把手上的木棍递给他。
  “松野同学,和我们一起玩吧!很有趣的哦。”
  “我没兴趣。”一松头也不回的走了。身后传来哭喊和求饶的声音。
  下课后再去老地方,却发现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看起来像是小混混头目的家伙居然,拿着小鱼干在喂猫,一松走过去看了他一眼,蹲下给猫顺了顺毛。
  “呐,松野,下节历史课超无聊的,要不要和我一起翘课?”
  其实对一松来说,翘课无所谓的,他也不觉得自己是好学生,既然有人邀请他,激起了他的兴趣。小混混让一松踩在自己背上翻墙,一松有点好奇,这群小混混为什么突然接近自己。
打了一下午游戏,小头目带着一帮手下,指着一个穿着校服,边上放着一大堆游戏币的人,对一松说:“那人好像就是这一带的第一名啊!每天都有不少人找他挑战呢,从来没输过。”
  “是吗?”一松走到那人旁边指着他说,“我要和你对打。”
  混混们拥着一松出了游戏厅。
  “真不愧是松野!我宣布,从今天起,松野就是我们的老大!”
  “松野老大!松野老大!松野老大!”
  “你们不觉得,最近一松回家越来越晚了吗?”空松看了看时间,已经吃过晚饭了,一松还没回家。
  “是吗?我倒觉得一松最近变得正常了。”轻松在看录好的演唱会。
  “空松哥哥,一松哥哥听到这话肯定要打你的。”椴松捂着嘴偷笑。
这时,一松回来了。像往常一样,埋头坐在角落。
  “一松,要吃点东西吗?我们我们已经吃过饭了。”空松关切的问。
  “不了,我不饿。”
晚上一松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肚子一直在叫,只好下楼去厨房找吃的。
  “嗯?一松?”
空松揉了揉眼睛,去上厕所出来看到厨房的灯亮着,他能猜到是一松肚子饿了。
  一松艰难的转过头,“喂,臭松,帮我做点吃的。”
  “剩饭在冰箱里,用微波炉热一下就行了”空松想起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食材了。
  空松突然被一松揪住衣领,沉默了一会,空松听到一松说:“我,我不会用微波炉啦。”
  空松松了口气,果然一松是因为害羞啊。
  “一松,我好像看到你和你们班上几个不良少年走在一起。”
  “怎么了?”
  看着一松的眼神,空松有些不自在,可能是自己又说错了话,他知道一松不喜欢别人关心他。
  “没什么,晚上早点回来,注意安全。”
  一松默默吃完了饭,上楼去了。